榴莲视频wwww

0 Comments

默林茨听了庄建业的报价心里便是咯噔一下,88万美元一套的价格相较于被欧洲恶意收购的劳拉空间系统公司出产的环路热管的156万美元的报价要低的多的多,但默林茨粗略一算还是觉得不太划算。

毕竟一颗卫星上可不是一套环路热管散热系统就能包打天下的,最起码需要两套以上才能维持正常运转,除此之外,为了保证卫星打上去能够在恶劣的太空环境中正常工作,必要的备份同样必不可少。

如此一颗普通的卫星就至少需要四套环路热管散热系统。

不说别的,摩托罗拉的铱星计划当中便配备了四套散热装置,两组设备散热系统,两组备用系统。

若是按照庄建业的报价,88万美元一套,一颗卫星便需要352万美元,72颗卫星就是253亿美元。

在洛克系统空间设备公司不断压缩制造成本的当下,整个研发成本不过10亿美元,结果散热系统就占了20还多,自己这边就算同意也过不了抠门的洛克希德公司那一关。

于是一颗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对不起庄先生,您的这个报价我没法接受,原因很简单,我的目标客户不可能接受如此昂贵的卫星零配件,88万美元一套实在是太贵了,这样,还是38万美元,我一次性采购288套正式产品和12套备用,一共300套,不做账期,一次性提前支付货款,怎么样这条件够优厚了吧”

不得不说,默林茨的条件的确很不错,尤其是在货款支付方面,直接取消账期,一次性提前支付,可谓是干净利落,诚意满满。

要知道在国际贸易中账期是很多出口企业头疼的事儿,滞后两三个月到账都是寻常,压上半年、一年也不奇怪,遇到耍流氓的,拖个三、五年的也不是没有,所以账期如何解决一直是企业出口的一大难题,毕竟不是所有企业都是大家业大的,有时候真就差一口奶,结果被人拖延,可能就彻底扑街了。

所以默林茨这种二话不说先把货款额砸过来,已经算是良心中的良心了。

以至于从翻译哪里得知庄建业与默林茨之间的对话后,当地省领导直接就动心了,因为他已经从保理集团和腾飞集团这边得知环路热管的大概成本,一套大概在8万人民币左右。

这个价钱对普通人来说依旧很昂贵,可看看庄建业和默林茨双方给的价格,就知道8万人民币简直就是白菜价。

泳池边水库水美女长发飘飘图片

先别说庄建业报的88万美元,就是默林茨开出的38万美元那也是血赚到翻了,要知道那可是美元,妥妥的38万美元,8万人民币在这个数字面前只能用微不足道来形容。

如此看来庄建业不卖技术是有其合理性的,如此暴利到飞起的产品就是一座金山,傻子才卖呢。

问题是技术不卖就不卖吧,产品不能砸手里吧,38万美元已经赚到吐血,你庄建业还犹豫个啥,赶紧答应呀。

看着庄建业皱眉,一副滚刀肉犹豫的模样,当地省领导那叫一个着急,恨不得直接冲上去把庄建业给挤开,直接答应默林茨的所有要求。

问题是还没等他准备施加压力,就被保理集团的高管一句话给拦下来。

“别急,先等等,小庄这人鬼精鬼精的,咱们再看看”

放在十多分钟钱,这位保理集团的高管或许会跟当地省领导一样,看着庄建业在哪儿扯东扯西的磨洋工也会着急,可当他从林光华哪里得知腾飞集团如何让来华的外国专家安心工作,并不断融入腾飞集团现有体系,不断推出各类实用性极强的科研成果后。

他便知道,庄建业跟总部那些首长说的是二样不差,能力强、有才干、心思黑,再想想外国专家开始当牛做马,拼命为腾飞集团996,讲究利益至上的庄建业又怎么可能放过眼前的默林茨。

也就是现如今腾飞集团实力不行,搭不上摩托罗拉公司,否则怎么可能在这儿跟默林茨这个二道贩子瞎哔哔,早就和摩托罗拉公司的ceo谈笑风生了,所以别看默林茨强势,但在庄建业这里未必能讨多少好。

正是想明白这一点,保理集团的高管的心思才安稳下来,并出言劝了跟他一同过来的当地省领导,当地省领导只是脾气急了点儿,觉得有利可图就想着见好就收,没办法,这些年因为价格谈不拢错过的出口创汇项目实在太多,他这位领导实在是不想看着腾飞集团也重蹈覆辙。

不过听了保理集团高管的话,他也冷静下来,毕竟庄建业和默林茨在哪里掰扯快半个小时,默林茨这位之前还眼高于顶的美国客商非但没有气呼呼的甩袖而去,反而一脸讨好的跟庄建业聊得更加热络,似乎双方的合作还有戏,于是便安耐住焦急的性子,继续一边看一边从翻译哪里了解两人交谈的情况。

“38万美元不行,真的不行,88万美元是最低价了,我们一套环路热管的成本就要85万美元,这还只是材料和加工的钱,人员的费用还没算进去,88万美元卖给你我们腾飞集团看着能剩3万美元,可税费、人工、封装、检测、运输一顺水下来,我一套还得倒贴5000美元”庄建业声泪俱下的解释着自己的难处。

默林茨同样拿出奥斯克级别的演技,生无可恋的叹息:“我只能接受38万美元的价格,我也是没办法,我的客户也是压得我喘不过气,要不这样,这次你给我做38万美元一套的优惠,下一批我按照88万美元的价格来做怎么样实在不行咱们可以签订长期供货合同,我每年在你们腾飞集团采购1500到2000套。”

互飙演技的两人你来我往,看得周围人是目瞪口呆,可实际上撕掉两人不要脸的外表,总结起来无外乎两句话,那便是庄建业旗帜鲜明的态度:环路热管的成本高,88万美元的价格一分不能少。

以及默林茨并不退让的强硬:少跟我来这套,环路热管成本大体多少别以为我不知道,乖乖降价。

扯了半天也扯不出个所以然,庄建业的耐心也被磨光了,飙演技也不给白玉兰奖,有啥好继续的干脆也不言语了,从旁边的工人手里又拿了一个凸型的鞍座部件,随后从里面抽出一个质地精密的毛芯儿,递给默林茨:“我们的成本怎么涨起来的,你看看这东西就知道了。”

默林茨将毛芯儿接到手里,起初没在意,但下一刻一张胖脸便被难以言喻的震惊所取代,进而举着手里的毛芯儿冲着庄建业磕磕绊绊的问道:“这这这是级的碳纤维40j碳纤维复合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