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安装包

0 Comments

今天元雅一下子消失了好几个小时,他着实是慌了神儿。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像是丢了自己很重要的东西一般。

沈含看着沈零那失态的样子,皱眉道:“阿零,你怎么如此失态,这位是巴里先生,G国首相之子,如今担任G国矿业开采开发的事务。”

沈零扭头看了巴里勒一眼,朝他点了点头,“你好!”

巴里勒也看了看沈零,笑了一下,朝沈零伸手,“你好,沈二少。”

若是从前的沈零,肯定会说自己不是二少,沈家只有一位少爷,可是如今,他已然不在意这些了,他只是笑着朝巴里勒伸手,“你好!”巴里勒又开口,“沈家与墨家,对我们G国矿业开采很感兴趣,G国之前的矿产开采沈家也参与过,不过现在G国许多事务重整,我们要重新测评核实一下,具体要把开采权

交给沈家还是墨家,现在有些问题想问沈先生。”

沈零皱了皱眉,“我们沈家现在并不想参与这些事情。”

“咳,咳……”沈含在旁边猛咳起来,可是沈零却一点也不给他面子,继续说:“沈家如今的生意能做好,能糊口便好,并不想争什么长短。”

沈含猛的站起身,“阿零,你病了许多时侯,家里很多事情都不知道,不要乱说话,你过来我跟你讲讲。”

他拉着沈零走出前厅,站在门外,他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如果你想元雅好好的,就认真的配合我,拿下G国矿业的开采权。”

沈零抬头,目光冷冷的瞪着沈含,有些激动,伸手抓住沈含胸前的衣服,“果然是你,你把小雅怎么了?”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沈含背后的两个黑衣保镖冲上来将沈零拉开,沈零急,“你到底把小雅怎么了?她是一个好女孩儿,你想对付我,我就在这里,你冲着我来就是,你把她放了。”沈含笑了起来,“没有想到,我们的沈大少爷还有这样痴情的一面,我说过了,只要你好好配合我,拿下这一次G国的矿业开采,她就会好好的,沈零,干妈是怎么死的,

你不是不清楚,你就不想为她报仇吗?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墨家拿走原本属于我们沈家的东西?”

“放开他。”沈含对着背后的两个黑衣保镖开口。

两人将沈零松开,他继续开口,“好好表现,元雅的命捏在你自己手里。”

说完,他率先走进去,巴里勒还正在喝茶,看到沈含进来,他笑呵呵的道:“这么快就说清楚了啊,我以为沈家家大业大的,得好一会儿说。”

沈含尴尬的笑了一下,沈零不得不跟着进来,不过这一次再进来,他一下子就改了口,“我们沈家确实有意争取G国矿产开采权,还请巴里先生能给我们一个机会。”

巴里勒刚要说话,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叶萌发来的微信,事情已经办完,可是离开了。巴里勒笑呵呵的道:“好,既然沈家有此心,机会肯定都会有的,这次的开采权竞争不仅是沈墨两家,还有别的国家还有竞争,我回去会将这边的情况如实跟我父亲汇报,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便先回了。”

“我送巴里先生。”沈含赶紧起身,送巴里勒出来,叶萌和墨锦城已经垂头站在门口了。三人一起上车离开,沈含看着车子绝尘而去,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巴里先生今天过来,就只是为了跟沈零见个面吗?似乎也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事情,总觉得巴里勒今晚的

到来有点奇怪。

管家在旁边开心的说道:“恭喜沈先生了,今晚巴里先生来咱们沈家,定然是心向着咱们沈家的,看来咱们沈家拿到开采权的机率很大呀。”

沈含笑了一下,然后有些得意道:“那是自然,就墨锦城那样抠抠搜搜的人,怎么可能拿到开采权呢。”

沈零看着沈含得意的模样,立刻跑过去问他,“元雅呢?你到底将元雅怎么了?”

沈含看着沈零,勾唇冷笑,“只要你肯听话,她就会好好的,来人,送零少爷回后院静养着吧,没事儿就别打扰他。”

沈零被几个下人拉着回去,他却一下子怒了,抬脚便朝着拉他的人踹去,“滚开,我看谁敢碰我。”

拉他的人站在那里不敢动,他到底是沈家少爷,他们作为下人,还是不敢动他的。

“你们听不懂我说话,送零少爷回后院。”沈含再次下达命令,并且目光更加阴冷了一些。

那几个人只得听沈含的话,朝前一引,“零少爷,您请吧。”

沈零站在那里怒目瞪向沈含,“今天我若是见不到元雅,你休想让我再回到后院去。”

“你不想回去就能不回去吗?”沈含笑了起来,然后目光一凛,对着那几个人说:“零少爷生病,头脑不清醒,送他回后院。”

几人冲了出来,去拉扯沈零。沈零目光一冷,跟那几人打了起来,生了一场大病之后,再加上他病愈之后便一直没有什么心力去争什么,只想跟元雅好好过日子,所以身手退步了许多,一开始还能占

得了上风,可是后来沈含又叫来几个人,五六个人一起围攻他,他就逐渐势弱了。

那几人听沈含的话,一点也没有给沈零留面子,将他打倒在地,还不断的进行拳打脚踢,沈零下意识的用手护住头。

“住手——”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道歇斯底里的大叫。

沈含一回头,看到元雅跑了过来,她疯了似的推开正在打沈零的人。

那几人还想对元雅动手,沈含却立刻出声,“不准碰她。”

那几人这才向后退了一步,元雅过去将沈零扶起来,看着他脸都肿起来,嘴角一直在渗血,她哭了起来,“沈零,沈零,你怎么这么傻,你这是在做什么啊?”

看到元雅,沈零笑了起来,他紧紧的抱住元雅,“终于看到你了,终于看到你了,你没事儿吧?”

他又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元雅。

元雅摇头,“我没事儿的。”

沈零伸手抚着她的长发,“没事儿就好。”

“起来。”元雅扶起他。

沈含看着两人卿卿我我的样子,目光又冷了几分,他磨着牙,对元雅道:“元雅,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否则,以后不止是今天这样。”元雅扭头,目光恨恨的瞪着沈含,伸手轻抚着沈零的脸,在他耳边说:“以后你不要再这么冲动了,再也不要这么冲动了,我很好的,我没事儿,你好好的在后院休养,把

身体养好,好不好?”

沈零看着元雅,“你做什么去?”

元雅弯唇笑了一下,“我有事儿要去办,最近可能不在你身边了,你一定要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之前我们一起做过包子,做过面条,还炒过菜,这些你都还记得吗?”

沈零点头,“记得。”

“那就照着那样的方法做,每天吃的饱饱的,等着我回来。”她抚着沈零,“去吧,回去吧,每天要早点睡觉啊。”

沈零握着她的手,“你到底要做什么去?是不是沈含他要你做什么?”

元雅摇头,“你不要再问了,你快去吧。”

“带零少爷回后院。”沈含再次开口。

刚才围殴沈零的几个人架着沈零离开了。

元雅看着沈零的样子,怒目瞪向沈含,“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好好的跟着我,我可以考虑放沈零出去。”沈含勾唇。

元雅深吸了一口气,“你休想。”

说完,她转身离开。

沈含在她背后扬着声音说了一句,“我有的是时间等你,等你答应我。”

元雅手捏的紧紧的,不说话,也不作声。

——

三天后,警局突然接到有人报案,说是在淮江里发现了一具女尸,已经泡的不成样子了。

齐明带着警局的几个人去淮江边上查看。

那女尸面目已经看不清楚了,但是身上的衣服,还有身上有证件,倒是能看出来她的身份。

齐明给江家打了一通电话,让他们到警局来认领。

江夫人接的电话,她耳力倒是好,一下子就听出来是齐明的声音。

她一直觉得齐明跟秦优有关系,所以对齐明的印象不太好。听到齐明说发现了一具女尸,怀疑是他们小荔,她就觉得齐明是因为秦优的事情怀恨他们家,她声音冷冷的道:“齐警官,你吃着皇粮,就是这样办事儿的吗?公报私仇吗?不过也没有你这么诅咒别人的,我女儿好好的在国外玩儿,你别胡说八道,我知道你一直喜欢秦优,现在秦优与我们家小芜已经离婚,她与我们江家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也不必这样咒我们江家。”齐明低笑道:“江夫人说笑,我就算再怎么样,自己的工作还是会好好做的,今日有人在淮江发现一具女尸,初步判定是溺水身亡,在她身上发现一张身份证,上面是的名字是江荔,我查过户籍,是你们家的江荔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