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什么意思污

0 Comments

“千真万确”助理赶紧回应道,说着助理便把手里的文件递给魏广平,魏广平接过来一看,顿时笑逐颜开:“哈哈,我就说嘛,腾飞厂不会就这么让人随意掐住脖子,既然有替代设备,那就赶紧让腾飞厂的同志过来安装,咱们的研制项目可拖不得!”

……

零度厂这边魏广平是跃跃欲试,对腾飞厂的替代产品大受欢迎的话,青城塑料制品厂厂长陈德旺却是看着对面的刘纯有些举棋不定。

原因无他,只因为腾飞厂的替代设备实在是太贵了。

零零碎碎加在一起要三百六十二万,足足比园里厂那套柴油发电机组贵了一半儿还要多。

虽然腾飞厂给出用一年的呼吸机塑料外壳冲抵部分设备账款的优惠,可陈德旺还是不敢拿主意。

甚至还有些埋怨,园里厂和腾飞厂两个神仙打架就打吧,为什么非要把他们这些小鱼小虾也给卷进去呢?

如果屈从于园里厂吧,青城塑料厂的日常生产到是有保证了,可生产出来的产品该怎么办?要知道这几年他们最大的客户就是腾飞厂,尤其是对着腾飞牌呼吸机成功打入各大医院急诊室后,更是供不应求。

以至于青城塑料厂三分之二的产能用在这个超级大客户的身上,一旦失去了,青城塑料厂别说年底优厚的福利了,就是工资能不能按时发放都是个问题。

可要是继续跟腾飞厂走,园里厂把备用发电设备的维护和部件儿彻底掐断,除非保证整个青城地区一年都不断电,否则来那么一下子,几十万眨眼就没了。

青城地区从建国以来,就没有全年完整供电的记录,所以陈德旺真的不敢在这上面赌自己的人品,因此同样头疼,因为不用多,一年给他来个七、八次突然断电,这一年效益再好也算白干。

如果腾飞厂伸出援手,帮着他们青城塑料厂解除后顾之忧,能够安心生产,陈德旺想都不想就会倒向腾飞厂。

纯美少女树间休息

问题是现在腾飞厂的人是来了,却是一张口就要他们三百多万的设备更换费用,这让陈德旺觉得腾飞厂有点儿趁火打劫的嫌疑。

就算退一万步讲,腾飞厂真的出于一片好心,他的替代设备真需要这么多的成本,问题是腾飞厂一个做航空和医疗设备的厂子,突然说我能做出发电设备。

就这好比一个做川味儿回锅肉的老师傅,突然有一天告诉你他把桂林米粉的奥义烂熟于心,旋即端过来一碗精心准备的黑暗料理,眼巴巴的求你品尝。

别人不知道会如何,反正陈德旺心里是直突突。

没办法,实在是担心吃进去消化不良,不但影响生产,还就此彻底得罪园里厂,最后闹得里外不是人,青城塑料厂这个小身板儿可是扛不起呀。

“刘主任,这个……”放下手里的报价单,陈德旺冲着对面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刘纯勉强一笑:“你也知道,我们厂本质就是个大集体,青城地方有着绝对的主导权,这么大的数额……额……我得跟地方上打个商量,所以……”

“我晓得,我晓得……”没等陈德旺把话说完,刘纯用他那标志性的沪市口音,出言打断,旋即和蔼一笑:“咱们这些做企业的,就是不容易,婆婆太多,这夹板气儿总是免不了。”

说着叹了一口气,双手按着膝盖,长身而起,就往办公室外面走。

陈德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发现不对,人家刘纯已经拉开门准备住去了,没办法只能急急的开口:“刘主任,您看下半年的货……”

“再看吧,谁也没想到园里厂搞这么一出,巧了,厂里早就想着从国外进口配件呢,价格是贵了点儿,可人家质量好啊,产品说明书里还能理直气壮的印上采用了日本或西欧的先进技术,只是上头总让我们照顾国内企业,没办法,只能按上级的意思来。

现在好了,照顾我们是照顾了,可架不住有人拆台,这个封杀封得好啊,不知道让我们厂丢下多大个包袱!”

刘纯闻言顿住脚步,白皙的面庞上露出几分唏嘘,几分欢喜,又有几分无可奈何的悲苦,宛若在家中被没出息的儿女气着了,不得不放手让儿女自由闯荡,却又担心儿女疾苦的悲戚小老头,说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说完便不在停留,拉开办公室的门,带着身后一同跟来的腾飞厂干部,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陈德旺懵了,不是装懵,而是彻底懵了,没办法,实在是刘纯刚才的话信息量太大,陈德旺想不懵都不行。

照顾国内企业,准备丢下包袱,拥抱国外进口部件儿……

几个关键的话语在脑袋里反复这么一过,陈德旺顿时汗如雨下,连忙如同知晓老父亲良苦用心的浪子,终究不忍父亲的悲戚,迷途知返一样,三步并作两步打开房门,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冲着准备上车的刘纯大喊:“刘主任,等等,等等……我们厂同意,我们厂同意……”

已经一只脚踏上吉普车的刘纯闻言,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旋即就跟丢了魂儿一样,跟旁边的人说:“这熬得我,心脏病差点没犯喽。”

“总算是把事儿办成了,您老真是厉害!”身旁的那位年轻的腾飞厂干部偷偷给刘纯竖了个大拇指。

刘纯呵呵一笑,捋了捋已经一丝不苟的头发,谦虚道:“都是跟咱们庄厂长学的,他去京城开会没工夫,才把事儿交给咱们喷气动力办公室,不然,庄厂长亲自过来的话,他陈德旺能撑上十五分钟我刘字儿就倒着写。”

“真的?这么厉害!”年轻的腾飞厂干部惊讶。

“没错,就是这么厉害!”刘纯很认真的点头,随即话锋一转:“行了,人过来了,有事儿咱们回去再说。”

年轻的腾飞厂干部会以,立马扶着刘纯转过身,陈德旺正好满头是汗的跑过来,一把就扶住刘纯,恳求道:“哎呀,刘主任,你们可千万别进口塑料外壳呀,我们答应,我们答应还不行吗?”

“跟你说实话吧小陈,我们厂上上下下就盼着封杀呢。”刘纯刚才侥幸的神情在陈德旺来到近前这一刻,立马变成了恨铁不成钢的复杂心情:“而我,你也知道,看不得跟我关系好的人遭罪,就舍着老脸过来帮你,结果……唉……总之,这是最后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