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浪视频污在线观看

0 Comments

李世民看到朝会刚开始,就有陷入混乱的倾向,也是一阵无语。

每次但凡是涉及到李宽,往往场面就会变得不可控制。

这几天自己没有听说他有搞出什么新的事情来啊,为何这杨本满一上来就扣了个“妖言惑众”的帽子给他?

难怪知节的反应这么大。

“知节,稍安勿躁,先听杨御史说完再说。”

房玄龄作为尚书左仆射,李世民没有出声,只好他站出来维持一下秩序了。

“不知道众位大臣有没有看最新一期的《科学》杂志,在上朝的路上,微臣刚好看了一下,里面的一篇文章,居然说我们生活的空气之中遍布微生物,我们吃的东西,喝的水,里面也有无数看不清的微生物;哪怕是我们的肚子里和血液里,也有无数的微生物。这不是妖言惑众,这是什么?”

杨本满义正言辞的扫视了一下殿中的大臣们,抛出了一个“大炸弹”。

朝中对《科学》杂志感兴趣的官员并不是很多,恰好看了刚刚出炉的最新一期的人就更少了。

而童周的那篇文章在最后,哪怕开始看最新《科学》杂志的大臣,大部分也都还没有看到这一篇。

所以听杨本满这么一说,立马都惊呆了。

自己的肚子里和血液里,有无数的微生物?

清爽美裙潇潇秀丽身影尽显纯真

虽然不知道这个微生物到底是什么鬼,但是听起来就很吓人啊。

难怪杨本满要说李宽和观狮山书院妖言惑众了。

这似乎确实是妖言啊。

看到众人的反应,杨本满很是满意。

看来,自己的这一次决定是正确的。

“如今大唐的发展日新月异,长安城中一片繁华。如果《科学》中的这种观点传播开来,引起百姓们的恐慌,那很可能大唐的良好发展局面,就会被破坏一空。”

杨本满觉得自己仿佛是正义的化身,口吐飞沫的不断地在那里发言。

“这空气中什么都没有,哪来的什么微生物?观狮山书院仅仅凭借一些子虚乌有的猜测,就提出这种吓人的论断出来,微臣觉得此风不可长。大唐新闻出版署应该发挥它应有的作用,取缔《科学》这种扰乱视听,妖言惑众,哗众取宠的杂志,并且严惩当事人,达到以儆效尤,警示后人的目的。”

杨本满自然没有指望单靠这件事就把李宽给搞倒了。

楚王府真要是夸了,也不见得就符合他的利益。

但是,通过这件事,从新让朝臣们知道自己还是那个犯言直谏的御史,还是那个谁也不怕的直臣,这就够了。

含元殿中,陷入了一股诡异的宁静之中。

就连刚刚跳出来准备手撕杨本满的程咬金,也不说话了。

这杨本满话里的内容,着实有点匪夷所思啊。

真要是像他说的那样,那这《科学》杂志上的文章,着实就有点……

虽然御史有风闻奏事的权利,但是没有人认为杨本满说的这话会是凭空捏造的。

也就是说,《科学》杂志里头真的说了这种惊世骇俗的话语。

“咳咳!”

房玄龄再次站了出来,“陛下,目前仅是杨御史一家之言,微臣建议朝会后再找楚王殿下了解一番之后再作定论。”

拖字诀这个法宝,再次被房玄龄给祭了出来。

杨本满见自己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倒也不再纠结。

他就不信李宽还能把白字黑字的东西给推翻。

真要是这样,那《科学》杂志就更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这相当于是自毁墙角了。

很快的,就有其他大臣开始提出其他的议题,微生物的事情就暂时搁置了。

不过,人群之中,长孙无忌却是心中在思索着怎么利用这件事情。

很显然,杨本满说的应该是确有其事。

但是《科学》杂志毕竟还是太小众了,远远不是《大唐日报》这样为长安城百姓所熟知。

这种奇怪的言论,要是能够得到广泛的传播,那么观狮山书院面对的压力,必然会成倍的增加吧?

既然《科学》的读者太少,那我就帮他们把这文章放到读者更多的平台上去咯。

很快的,长孙无忌就决定下朝之后,立马安排人去跟《长安晚报》的负责人沟通一下,让他们转载并重点批判一下《科学》杂志里头出现的奇怪言论。

想到李宽到时候将要面对的场景,长孙无忌莫名的露出了笑容。

跟他有着类似想法的人,还有不少。

毕竟,难得的李宽自己搞出来一个这么明显的把柄,大家要是不抓住了好好的利用一番,实在是过意不去啊。

……

“宽儿,朕问你,这《科学》杂志上的文章,是不是观狮山书院自己擅自刊登的?”

下朝之后,李世民立马就把李宽召进了宫。

别看今天朝会的时候,他一直面色沉稳的没有发表意见,但是杨本满话里透露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由不得他不担忧。

而当他亲自翻开最新一期的《科学》杂志,在上面看到了杨本满说的那篇文章的时候,仅存的侥幸心都没有了。

哪怕是如此,见到李宽之后,他也还希望这种言论,是观狮山书院的人自己搞出来的,李宽并不知道。

不过,他肯定要失望了。

“陛下,您为何会这么问呢?这微生物三个字,还是微臣亲自起的呢。童周的实验方案,也是我跟他一起完善的。”

李宽不是那种动不动就把责任往下面的人身上扔的人。

再说了,作为穿越者,他还能不确定微生物的存在吗?

“这文章我也看过了,这实验并不能说明微生物就一定存在啊。再说了,你那人的肚子里、血液里可能也有很多微生物的论断,实在是太吓人了。真要是这样,大家还能好好的活着吗?”

李世民有点不明白一向聪明的李宽,这一次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陛下,加热密封后的鹅颈瓶子里的肉汤,经过了四天,不,到现在为止已经是六天了,都还完好无损。而放在广口瓶里的肉汤,第二天就坏了,这不就是微生物存在的最直接证明吗?”

看到李宽还在狡辩,李世民有点头疼。

这也是一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啊。

“先不说大家是否相信你那肉汤是不是真的放了六天都还没有坏,哪怕就是真的如此,也没有几个人相信你这微生物的论断的。主要是你这个理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陛下,其实微生物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可怕,也不是所有的微生物都是对人有害的。甚至微臣大胆的猜测,大部分的微生物其实都是不会损害人体健康的。

当然,在大家能够直接看到微生物的存在之前,还无法接受它的存在,微臣也是理解的。目前观狮山书院正在跟玻璃作坊一起努力,设计制作一种放大镜,能够将物体放大几百倍甚至上千倍,让大家直接看到微生物是长什么样子的。”

对于李世民的反应,李宽倒也不是太过意外。

任何一种新的理论出来,必然会冲击许多传统的观点。

就像是哥白尼提出的日心说,不也是历经波折才被认可吗?

有自己在一旁指导,童周领导的微生物研究所,应该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就可以证明微生物的存在。

到时候,邀请一帮人去亲自观看一番,这比什么解释都有说服力。

“放到几百倍,一千倍?你的意思是说微生活居然要放大这么多倍才能看到?这么小的东西,它是怎么生活的?它有手有脚吗?”

李世民诧异的问道。

这个李宽,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微生物具体是什么样子,微臣现在也还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它跟我们日常看到的鸡鸭猪狗肯定是很不一样的,应该是由非常基础的一些东西构成的。

就像是一块肉,不断的对半分,不断的对半分,假设可以无穷的对半分下去,那么最终会是什么一个样子呢?这种一直到最终没有办法分下去的东西,微臣认为就是构成生物的最基本的结构。我相信微生物的结构,也必定是跟这相关联的。”

李世民:……

李宽说的话里面,没有什么生僻的字,每一个他都能听懂。

但是组合起来,怎么就觉得这么奇怪呢?

“这么说来,你坚信《科学》杂志上面刊登的文章,是没有问题的?不仅不是妖言惑众,反而是发现真理咯?”

“妖言惑众?陛下,微臣最讨厌妖言惑众的人了,以前那杨本满就整天捕风捉影,所以东海渔业下面出现了‘妖言惑众杨本满’号这艘船。

怎么,莫非今天朝会又有谁在那里妖言惑众?正好东海渔业下面的造船作坊最近有几艘新式的飞剪船要下水了,还没有确定叫什么名字呢。这要是叫做‘妖言惑众王本满或者张本满’号的,也不是不可以。”

李世民:……

“行了,你下去吧。刚刚你提到的那放大镜,要尽快搞出来,否则你说什么也没有人相信。”

李世民突然不想跟李宽说话了,挥一挥手之后,开始批阅起奏折。

……

《长安晚报》脱销了。

当刊登了“惊悚”新闻的报纸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立马引起了许多人的购买。

而《曲江日报》等报纸看到这个情况,立马就跟进了。

“郎君,这排版都已经排好了,现在要是再改的话,时间来不及了啊?”

《曲江日报》的印刷作坊里头,掌柜的一脸苦恼的看着韦思仁。

“来不及就加班,大不了今天晚上作坊里的伙计都不要回家,我在这里陪着你们。”

韦思仁是当天傍晚的时候得到《长安晚报》销售火爆的消息。

与此同时,他自然也知道了这个一直跟《曲江日报》平分秋色的报纸为何好卖的原因。

这么劲爆的新闻,他自然不能错过。

晚饭没吃,他就带着人直奔印刷作坊而来,同时让人去通知写手准备文章。

能够给观狮山书院使绊子,能够让李宽难受,还能让曲江书院旗下的报纸销量增加,这种事不做,还等什么时候?

“那……那我去安排一下。不过我估计哪怕是一直忙到天亮,也不一定能够完全印刷够你说的数量呢。”

掌柜的没想到这次要印刷的数量居然是往常的两倍,时间还这么急。

最关键的是到现在为止,稿子还没有定下来。

“能印刷多少算多少,天亮的时候没有印刷够,那就接着印刷。反正我们是两天才出版一期,哪怕是明天下午才印刷出来,也还是可以继续售卖的。”

韦思仁倒是能够理解印刷作坊的苦衷。

这一次,自己的要求确实是有点不一般。

……

“王爷,这些人太过分了,我们要不要让《大唐日报》上面发几篇文章,跟他们好好理论一番?”

骆宾王作为《大唐日报》的负责人,自然每天都会关注几个对手的情况。

结果发现《长安晚报》、《曲江日报》,甚至是那一向是写些乱七八糟的故事的《月亮报》也来凑热闹的报道“微生物”的事情。

要是正常报道那就算了,毕竟《科学》杂志里头有微生物的相关介绍。

但是这些报纸无一例外的都是否定《科学》,否定观狮山书院的发现,连带着一堆讽刺的话语和各种臆测。

骆宾王如今可是紧抱楚王府的大腿,看到《大唐日报》的对手既然依靠这些手段搞的销量暴涨,他自然不乐意了。

“不着急,玻璃作坊的新式放大镜很快就要出来了,到时候我们再在《大唐日报》上刊登正式发现微生物的新闻,这比什么反驳的文章都来的有效果。现在他们在那里叫嚣,反倒是变相的帮我们宣传微生物的概念,先不用去理会。”

李宽对于目前的情况,并不是很在意。

现在搞得声势越大,到时候剧情反转的时候影响力就越大。

微生物的存在,证明出来之后,自然也是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

这对于扩大观狮山书院的影响力也好,对于微生物的研究也好,都是有好处的事情。

“王爷,那……那现在就让这些人在那里乱说吗?”

骆宾王有点不甘心的问道。

“我们现在反驳,他们反倒是更加起劲了,不理会他们,反倒是显得我们胸有成竹。”

李宽现在的重心都在玻璃作坊的放大镜,嗯,准确的说是显微镜上面。

觉得搞这个才是最有意义的。

至于那帮宵小,到时候自然有的是办法打脸。

现在叫的越厉害,到时候脸就越肿。

“那……那好吧。”

骆宾王虽然不高兴,但是也只好照办。